灯火

南四十堂:

【盗墓笔记】瓶邪的锦鲤抄手书

发现之前的渲染出了点问题重新弄了一下,食用愉快~

喜欢的话请点一下推荐吧ヘ(`▽´*)么么哒

错失过七年

伊辛ABO(六)
金鱼呢?
死了,
死了?你没和人说好呢?一个电话就可以搞定的事情,白跑了100多公里
,辛小丰心神不安,听不进去伊谷春到底说了些什么。只觉得伊谷春拍了拍他的肩膀,
以后多长点心。像你这样的被人拐了,都不知道。
好的。头儿
不过你说话就说话,干嘛拍我肩膀啊?
记得那几条鱼长什么样子吗?
哦,记得尾巴都给起了名字
直走500米,右转有个花鸟鱼市,你去买回来。别让小姑娘伤心哦
好。
辛小丰一路惆怅地回到天界山,把金鱼放在茶几上,自个抱头坐在沙发上,心中无限操蛋。走还是不走。走了,太对不起头儿了吧?不走,对不起的就是自己了。抹了把脸,别想了,还是先洗衣服吧!他习惯性的 摸出口袋中的零碎件,却发现有两张纸被叠好放在他右边口袋。快速的打开,上面是公务员考试的考点合集。看样子没有打完,末尾处是伊谷春写的字
明年八月份,现在好好好好准备还来得及
伊队留
尾巴在旁边写作业,阿道在一旁辅导。辛小丰就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阅读考纲。考纲上面处处有伊管春划的重点和批注。如果他要是走了,头儿会很难过吧!况且罪恶的根源,7年前的一夜纵情,也是自己一声不吭就走了。虽说责任吧,双方都有,但是最应该是好好处理的事情,却被自己逃避。一逃就逃了七年,也耽误了头儿七年。头儿这个人吧,虽说活儿不怎么样,但是人品是没得说的,他也应该给头儿一个交代。可是交代归交代,辛小丰可不敢自己当面交代,只好等头儿自己发现了。

错失过七年

伊辛ABO(五)
伊谷春的那句话,还不如不说,毕竟,说了之后,车中陷入了一种迷之尴尬。看来他的交际能力还是有待加强啊。此时的辛小丰也尴尬到如坐针毡,只想找个话题,就把自己埋藏在心里很久的事问了出来。
头儿,那你呢。为什么还没有结婚,家里应该催的紧吧!
之前,有过一个。也就那一个,七年前一声不响就走了,还把老子一身东西给偷了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做贼的出身。
辛小丰听着听着就开始慌了
我在西龙找了他七年,也没个消息。想着也许人早不在西泷了,就同意了上级的调迁。我就觉得,要是找不着他,我也没啥面子,还一辈子惦记着那事。所以老子就算找遍全中国,也要把那小子抓出来,先关牢子里锁他个半年,再算算总账。
辛小丰早出了一身冷汗,他娘的,原来真是伊谷春,自己咋那么倒霉呢,偏偏摊上他了。看那一脸痴汉样,可怎么摆脱啊。内心正在无限哀号,突然想到了什么,
对呀,他没认出我  证明他既不知道我的样子,也不知道我的名字啊,还好还好,
辛小丰如是安慰自己。
我有信心找到他,即使我不知道他是谁。
但是我可是有他指纹的档案。
伊谷春狠恶的语气,却遮盖不住他嘴角的笑意要不是他当初太过于生气,以至于稀里糊涂的把现场给清理了一大半,还能掌握更多信息呢。辛小丰只觉得心都漏跳了一拍,呆呆的看着前方,突然一个黄影窜出,辛小丰一脚急刹,都快把车踩穿了,还才停了下来。自己也吓蒙了,下意识右转头去看伊谷春的情况。伊谷春没有任何准备,半躺的好好的,被急刹车的惯性冲出老远,差一点就一头撞上前玻璃了。
干,这么大反应干什么。认真点,给我好好开车?
辛小丰看着他,定定的 嗯了一声。

错失过七年

伊辛ABO(四)
辛小丰洗个澡洗了整整半个小时,因为在这期间,他思虑了很多。本来打算好早上交辞职信,看到伊谷春在办公室里发牌气,又哆哆嗦嗦地塞回了口袋, 晚上出任务,他被卡住,伊谷春命都不要了来就自己。这么好的人,对自己这么好的人,是不是应该为他留下来呢?反正就留一下,也不挨着什么事儿,协警干了这么多年,突然让他换个安稳工作,他还真不能习惯呢。
这么想着,辛小丰深吸一口气,把私信打开看了一眼。看在他救了我的份上,暂时不辞了。

然后,他把辞职信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。   他把夹克穿上,走出警察局,夜晚的凉风有些许寒气。辛小丰拢了拢自己的夹克,向左走去,就看到了那个让他骂妈买批的男人。伊谷春半靠在摩托上,侧着脸抽着烟。摆出他认为很帅的姿势。辛小丰看了他一眼,内心吐槽,怎么这么像在等自己的对象啊?还摆pose,没想到伊队这么中二。
去哪呢?
哦,我去拿小金鱼,
明早八点上班,你赶得回来吗?算了,我送你去
辛小丰哆嗦一下,
不用了,我自己去。
说罢,就头也不回朝街上走去。辛小丰一条街还没走到呢,一辆车就这么开到他的旁边,下一秒伊谷春就从车上下来,把辛小丰拉到了驾驶位上,
你来开。
cao,
辛小丰暗骂一声,可是伊谷春竟然单释放出自己强大,具有命令性的信息素,压迫他这么做。辛小丰又气又无奈, 只能发动了车。
伊谷春将椅子靠的后,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。辛小丰开着车,时不时对他翻个白眼。
还真够悠闲的啊
去拿小金鱼干嘛?
哦,给我女儿拿的。
伊谷春只觉得晴天霹雳,整个人抽了一下,平稳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颤抖的声音发问,
哦,那怎么没听你说过呀?
她以前一直都是我一在鱼排工作的兄弟带,工作忙,顾不着他。
多大了,
快,快七岁了,要上学了,就接过来了。
伊谷春直了直身,深吸一口气,问出一个千斤重的问题。
孩他爸呢,没和你结婚呢?
辛小丰咽了咽口水,
他爸跑了很多年,尾巴是意外才有。
伊谷春听后,沉默了很久,吸完了半支烟,大骂一声,
真他娘的畜牲,孩子也能不要。
然后就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。

伊辛ABO  错失过七年
(三)

靠,这把风吹发断的快刀在自己手里还没握热乎就要走了。绝对不行。伊谷春暗自气恼,他对辛小丰印象挺好的,出任务不带一丝犹豫,身手好,反应快,这要是个A,怕是有一堆O想着嫁呢。对了,辛小丰没有A吧,至少从气味上判断,他还未被人标记。希望如此,伊谷春想。
辛小丰很听话,很顺从,甚至顺从到有点畏惧直视伊谷春。"这样的小O多好啊,多可爱啊,最重要的是,每次一次出任务,他们都能十分默契地知道对方的想法,相互配合。如果他辞职了,不光是自己少了一个得力助手,也是派出所,是整个管辖地区的损失啊!所以,不管于公于私,都要把他留下来。
下车回警局的时候,他走在前面,回头向辛小丰摞下一句,以后不准再跟我提辞职的事。他想了想,又加上一句,至少一年之内不行
如果一年内他帮辛小丰考上了正式警员,他就不会走了吧
辛小丰愣了很务,操,不让老子走。你说不走就不走吗,你不让我走,我偏要走!回天界山之后,火速写了一封800字的辞职报告,叠好放在衣服口袋里,满意地去陪屋巴写作业了。


原稿是在学校里手写的,打上来再二修,所以很慢,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哦😊

伊辛ABO 错失过七年

(三)
“阿道,我感觉不太好。"
杨自道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辛小丰一眼"你是说,你那个新上司就是尾巴,他爸。辛小丰望着他"感觉像是。"
"你要不想给他抓着,就辞了哎,咱换个工作,干协警的又辛苦工资还少"
辛小丰沉默良久,点点头,好
和伊谷春坐上同一辆车出任务,辛小丰表示,他是拒绝的。但那是他的头儿,他下的命令,辛小丰不能不服从。

"小丰啊,你是O吗?

"啊?嗯,是。

"O做警察的不多,你怎么想的?

"没想啥,就是从小就想当警察,后来分化了,本以为当不成了,但身体各素质都达标了,做了协警。

"协警啊,怎么没想着转正?

"考过,没考上,最近想着,协警做了6年,正打算换个工作。

伊辛ABO 错失过七年

(二)
   辛小丰在宿舍里抽着烟,回想着刚刚的事情
    "伊谷春"
   "我刚从那边调过来,找个时间咱们聊聊"
   姓伊,在西泷,真别是他啊,辛小丰哀号。
   他一生坦荡,却独不敢面对一人,尾巴她爸。
    七年前,他和杨自道,陈比觉在西泷水库玩,玩着玩着就分化了,分化就算了,是A还好,但他分化成了一个O。辛小丰一人躲在树林中,他闻到了一股信息素,很香,很诱人,很有安全感,然后,他发情了!!!
     第一次发情,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,闻着香味趴到了人家身上,趴了一下午。到了晚上,莫名其妙的就干了。那个A,器大活差,弄得他差点痛死,还一个劲地往生殖腔上撞,嘴里念叨着媳妇儿,媳妇儿。辛小丰表示,他忍不了了,一拳把那人打晕了。艰难地分开两人的身体,看了看他褪下裤子里的钱包,总要有点报酬吧,就把人搜了个遍,一切价钱的都拿了。想了想,从钱包中抽出身份证和驾照扔在了草地上,也没看清楚名字,只知道姓"伊”,便扶着腰走了。
      在河边睡了一夜后,总算恢复了清明,看着自己手上的表,悔不当初。就没干过这种缺德事,把人睡了就算了,还拿了人东西,这下好了,哪还有脸给人送回去啊!只盼这辈子别再见了。
      两个月后,辛小丰吐得昏天黑地,一检查,怀孕了,又舍不得打掉,苦闷把拿着体检单走在街上,看到了新贴的一张寻人启事
     特征:20上下的俊秀Omerga,顺毛刘海,身材标准,身手敏捷
    丢失地点:西泷水库旁
     媳妇儿,快回来吧!就算你不回来我,我也会找到你的。你个小贼,等我当上警察,就把你抓回来。
    请相关者联系伊先生

    小丰激出了一身冷汗,回家和阿道,比觉一商量,就离开了西泷。
      已经七年了,尾巴也快七岁了。
      要是这个新上司就是尾巴他爸,他还能逃过吗?
      外貌到不是问题,挺帅的,身材也挺好的,但这都是表象,那个A的技术,他永生难忘。

伊辛(ABO)错失过七年

(一)
    伊谷春今年己经32年了,父母催婚的紧,可他还是没有对象
     倒不是他不想结婚,只是他一直在找那个人,已经找了7年了
    那人是他未来媳妇儿,(单方面认为的)虽然他们只有过一夜,但那一晚的美好,足以让伊谷春回味一生,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儿,就更美好了
     七年前,他考警发挥失常,感觉自己几年的辛苦都白费了,一个人来到西泷郊外喝酒,喝得醉了,就倒在草坪上睡。一睁眼,天已经黑了。伊谷春扶着痛着厉害的头直起身子,发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趴自己裤档上。黑暗中也看不清人,感觉挺俊秀的一小伙子。
   伸手去扶,发现那人软得像一滩水,一股清淡的香味充斥在四周。他是Omerga!清楚的认识到这一点的正直的,A,伊谷春,表示自己绝不逞人之危。稳稳地把那人抱起,轻声问他家在哪?得到的却是几声呻吟,和在怀里的乱蹭。伊谷春自打出生以来,还没有与O有过这般亲密的接触,暗自咬紧牙关,身上却越来越热。
     伊谷春凑近了些,刚想再问一遍,就被强吻了!靠,敢强吻老子。伊谷春气不打一处来,马上夺回主动权。然后越亲越凶,越来越出格。伊谷春表示真得不是他的错,都怪那小O太媚了。赤裸拥抱的那一瞬间,伊谷春不禁感叹这身材的完美,软硬适中,流畅的肌肉线条,丰满的臀部,无一不让他沉迷。于是,干柴烈火在草地上野战。下半夜食髓知味,压着那小O要再来几次,心中早已认定他是自己媳妇儿,动得就猛了些,酒壮人胆,也不知说了什么荤话,干了什么变态事,反正就是把人惹毛了。当脸就是一拳,伊谷春没有防备,被生生打晕了过去。
    在他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赤身裸体,身无一物,是真正的身无一物。伊谷春找了找,除了身份证和驾照留下了,他的手机,手表,两张信用卡,和钱包里的83427.4毛钱全都不易而飞。靠,定是那浑帐拿的。他帮他解决发情期,没有回报就算了,东西还都不见了。这样想着,考警察的念头更坚定了,睡了老子就想跑,没门,老子找遍中国也要把你抓出来!!!

伊辛(ABO)脑洞 无水库案

     老伊考警没考好,在西泷郊外喝酒消愁。喝太多了,控制不了自己的信息素。引来西龙水库玩的小丰。小丰发情,他们干了一炮。因为缺乏经验,老段把小丰弄痛了,还要小丰摆奇奇怪怪的姿势。小丰不爽,把老段揍晕了,迷糊中一不做二不休,把人钱包,手机,手表一切值钱的东西给拿了,也没认清脸,只看了一眼身份证,知道姓伊,然后就走了😁。清醒之后十分后悔,不仅把人睡了,还拿了人东西,更不敢面对那人。后来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😓,十分慌张,在街上看到了自己的寻人启事,生怕孩子他爹找来,一寻思,和阿道比觉离开了西泷。
     七年之后,老伊调了过来,开始注意小丰。一个当警察的勇猛小O,还有个七岁的女儿,昨越看越像七年前那个浑帐小O,睡了自己不认账,还偷了自己东西。老伊下定决心,找遍全中国也要把自己媳妇儿找出来,让他负责。
     老伊开始调查,小丰逃避,David乘虚而入。后来老伊找全了证据,开启了追妻之路,智斗情敌,天天酿醋,与尾巴同一战线攻克小丰等主线。
    最后成功,去民政局扯了证给尾巴上了户口,结婚之后,就是算总账了,然后就是性福和谐的婚后生活了,给尾巴造弟弟妹妹啊什么的。白天,夫夫默契出警,羡煞旁人,晚上,老伊辅导小丰备考正式警员……

     有人认领脑洞吗,没人我只能自产了